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艺术  > 音乐舞蹈

游牧民族舞蹈文化溯源

发布日期:2015-03-16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983

游牧民族舞蹈文化溯源

当我们面对内蒙古地区岩画舞蹈图像的时候,岩画中有用粗糙的线条记载着手持弓箭的猎人狩猎的舞姿形态,有群体猎牧人围猎的构图画面和舞姿形象,还有在兽群中猎牧人骑射的舞姿等,这是游牧民族古代舞蹈文化的缩影。这些岩画舞姿图像看起来粗糙,可是这些粗糙的线条里包藏了宝贵的蒙古民族古代文明史,在探索研究游牧民族舞蹈文化渊源及其发展趋向的时候,它显得非常珍贵。岩画记载着游牧民族舞蹈文化的轨迹和它的古代文明。在那一组组宏伟的岩画构图里可以领略游牧民族古代文明的灿烂辉煌的历程,岩画图像中栩栩如生的舞姿情态生动鲜活地显现了古人类的生活蓝图。古人在那巨岩上凿刻出史诗般的岩画舞蹈图像,这完全是一部看得见的游牧民族古代文明的真实写照,这些是研究游牧民族舞蹈文化溯源的依据。这是蒙古民族游牧生活的古代舞蹈史的宏伟巨篇,是一部极其珍贵的史料画卷,可以称得上是蒙古民族的舞蹈之母!
处在科学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里,当坐在电脑前手摸着鼠标器,拖动着电脑上设置的五彩画笔勾画着复杂图形的时候,有种轻而易举的快捷感。此时此刻,再用历史的眼光去摸一摸岩石画上凿刻的粗糙的线条时,可以想象一下古人是用铁器在巨岩上凿刻出远古的历史画卷,创造了古代人类的文明,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游牧民族的历史遗迹。用粗糙的双手凿刻出具有历史价值的岩画舞蹈图像,这是多么的了不起!应该说,今天的科学发展和社会进步与远古人类的文明密切相关。
在这里我想说,蒙古舞蹈文化的溯源存在着多种因素,其中内蒙古地区的岩画舞蹈图像是极为重要的因素。岩画中狩猎舞蹈图像是蒙古人自古以来典型形象的生动写照,我认为岩画舞蹈图像是蒙古原始舞蹈的记载,也是蒙古狩猎舞蹈的起源。尤其是“伊格尔依玛”(山羊)与猎牧人骑射的关系是人格化了的岩画舞蹈故事图(见附图),这些是作为游牧为主的蒙古民族舞蹈溯源的重要史料与依据所在。
附图
舞蹈文化的本质同样是承载艺术情感的符号,只要稍微留神看一看岩画狩猎舞蹈图像,就会一目了然地看到:岩画中的狩猎图通过各式各样的人体造型反映了古老的蒙古民族谋生的原始生活景象。这些姿式与体态,在我看来就是蒙古民族的原始舞蹈与舞蹈语汇的集锦。我非常喜欢这些生动而又不拘一格的多姿多态的岩画舞蹈图像,她显现了古人的审美情趣。
从内蒙古地区岩画里显示的围猎图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古时代蒙古民族是以狩猎作为主要生存方式的。而且通过岩画图像里的骑射围猎图像可以联想到当代蒙古人赛马射箭的体育运动,这样的体育运动形式不仅在蒙古民族民俗活动中仍在保留,还升华为各种形式的舞蹈艺术,比如:《赛马舞》、《弓箭舞》、《阴山狩猎舞》、《骑射勇士》、《猎人舞》、《牧人舞》、《猎人与金丝鸟》,包括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的《驼舞》、《金色小鹿》(还有文学作品中的长诗《白鹿传》)等。在某种意义上,一个民族有什么样的习俗就会有什么样的舞蹈文化,有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就会有什么样的舞蹈文化史。无论社会如何的迅猛变革,它很难脱离本民族的特色;无论以何种形式创新,它也不会摆脱本民族的文化背景与原来的基础及它的前提;无论怎样的演变,它的审美不会“走调”,不会变成非驴非马不伦不类不成样子的东西。在整个社会变革的进程里蒙古舞蹈依仗着一代又一代的优秀人才保持了它艺术的生命力和悠久的蒙古舞蹈文化。只有人类才有这种创造精美视觉形象的能力和审美鉴赏的高水准。作为审美文化范畴的舞蹈艺术,只有通过审美欣赏,才能产生人类共享的美感。我想在这方面无论哪一个民族的舞蹈文化对人类的进步都起到了不同程度的推动作用。
当然,还有事物的另一面,一个事业发展到富丽堂皇的顶端的时候,必须从零开始,打破欣赏平衡,通过人们的审美性碰撞,在那矛盾的碰撞中更新审美观念,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未来的审美价值。可是这种对抗性常常被人误解,这可能是一种 “错位”现象吧。然而,其中有为数不少的人,他们的审美理想往往背离传统而处在人类文化的领先地位,超越时代的愿望和需求,滋养着新的时代。这就是说,古今中外成功的艺术与杰出的艺术家心理动向异常敏锐,对现实生活的刻画超越具象本身,召唤着未来。
简而言之,人们总是喜欢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对任何事物不仅要问个究竟还要追本溯源。我觉得应当更好地、更精确地分析研究游牧民族舞蹈文化的昨天、今天、明天,以及预测遥远的未来、灿烂的未来、神秘莫测的未来,尤其是蒙古舞蹈文化在社会迅猛变革中舞蹈本体演变过程的价值及其未来的趋向很值得深入研究,既要注重观察最初和最终的结果,更值得注重的是它本身在变革过程中的价值。我们应以继往开来的愉悦心态期待着新一代舞蹈人才的诞生和蒙古舞蹈艺术的又一个新的高峰的到来。

文章出处(来源): http://www.lastsit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