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艺术  > 音乐舞蹈

民歌之液比血浆还浓

发布日期:2015-03-19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985

民歌之液比血浆还浓

来源:《校注蒙古民谣》  著:[日]服部龙太郎 汉译:毕力根达赉

    参加黑第印西北科学考察团的哈斯冷图,除了担当电形影片的摄制工作之外,还从事蒙古人体测定工作,这也是他的主攻科研项目之一。
    一个民族的特征,与其说从人体测定学的测量中得到了解,还不如说从民歌中了解得更好些,因为民歌是永久不变的,这是哈斯冷图的观点。这个观点是意味深长的。
    用解剖学者和人体测定学者们的话来说,国民的文化经常处于变化之中,可是人种特征的变化是缓慢的。对这个见解,人们抱着怀疑的态度。所以哈斯冷图参加黑第印考察团时,高兴地接受了人体测定的任务。
    在哈斯冷图调查的区域内,有的年龄层的居民保持了人种的特征,但部族中每个人的情况并不是一样的,这就需要了解部族中的婚姻状况。
    不同种族之间的联姻产生的混血儿,很大程度上受抚养成人的母亲的影响。虽然是混血儿,但他和其他孩子们一起游戏、一块活动,说其部族的语言,唱其部族的歌曲,从小受其部族思想的影响和熏陶。所以,保持着那个部族的特征,因而为其部族成员所承认和信赖。哈斯冷图在他的书中这样写道:“要想弄清楚纯正的蒙古人,只依靠人体测定的方法是不行的,最根本的是靠线索去追查,这是很有必要的。据我所知,在帐篷的炉火边与牧人们谈起过去,能得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语言和歌曲的过去和现在,虽说有些变异,但它内部还保存着该民族的特征。在哈斯冷图的考察中,人体测定数有110件之多。哈斯冷图在进行人体测定工作的同时,对蒙古民歌也进行了记录。
    哈斯冷图着手采集蒙古民歌是在1928年秋和土尔雇特人接触之后的事情.其统治者“先尊”敦特葛根①对哈斯冷图采集蒙古民歌的计划方案很赞同,并给予极大协助。就是这位葛根,在自己所统治的广大领域中,选出杰出的歌手,使哈斯冷图的录音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年轻的哈斯冷图,受到葛根的协助,更大地增加了勇气。敦特葛根于1932年遭到暗杀,可是录制的大部分民歌和记录的一部分歌词已被保留下来当作纪念。后来在喜玛拉雅山上遇到雪崩的失落。但是,装入圆筒中的54本录音带却幸存下来,这就是哈斯冷图搜集的第一号资料。
    哈斯冷图同枯莱布兹一起,离别祖国,从丹麦出发来到蒙古地方共计六年时间。1929年开始休假,返回欧洲,在归国途中,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边境的小集镇上,与土尔扈特王女尼茹黑德玛会唔。这次会唔,在民歌搜集上带来了极大成果。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在“西蒙民歌”里已详细阐述。
    归国之后,哈斯冷图把1929年时采集的录音进行整理,并请音乐家们研究所搜集的民歌。这些录音,使研究亚洲的学者和音乐家们十分眼热,引起了他们很大的兴趣。该年9月,哈斯冷图再次返回蒙古,携带新的录音器材和很多研究资料,但出乎意料,哈斯冷图患了疾病,不得不返回欧洲了。其后考察团成员蒙德如博士携其录音器材去额金高勒,在那里录下了土尔扈特几首歌曲,这个录音不仅被当作搜集资料第一号的补充,而且土尔扈特王女尼茹黑德玛所出版的《蒙古民歌集》正是从这里采谱的。
    哈斯冷图遇到雪崩事故到恢复健康,长达七年之久。
    哈斯冷图再度着手对亚洲的踏查是1936年的事情。这次外出旅行,哈斯冷图是为丹麦国立博物馆工作的。
    哈斯冷图出发前所定的目的地是满洲国的首都新京。1936年是满洲国建国宣言颁布后的第四年,第二年爆发了卢沟桥事件,发生了日中战争。在日本人用谋略和武力专心对付中国的时代,丹麦一市民哈斯冷图携带着录音器材,向蒙古内地进发。
    向目的地进发的路线是由新京西北方向到北满洲和西伯利亚,与这里的部落接触,又到布利亚特和外蒙古踏查,其后转向西南进行民俗学的研究,然后到鄂尔多斯北部地方。
    哈斯冷图从欧洲出发之前,与音乐研究家们交谈,他们要求,为了让录制的材料有研究价值,很有必要在技术方面尽可能完美无缺。
    因此,哈斯冷图访问了瑞典广播局局长第穆林库博士,镶求得到他的帮助。第穆林库很理解该项工作的意义,命其广招局技术部组装了在特殊条件下也能工作的录音装置。
    这个录音装置适用于没有电源的沙漠地区。在风沙迷漫,运输困难的草原地带,这种能随身携带的录音器是必不可多的。在当时录相录音设备还不发达的情况下,第穆林库的苦心协助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瑞典广播局装配的录音装置,哈斯冷图在他的著作中已做了记载。
    机器全身由十个部分组成,此外录音用原盘磁带三百盘还有保证发动机转动的数个必要的汽油罐。
    除录音装置的增幅器之外,录音器用组合家具形式组成,配有闪光灯、快速照相机、电影剪辑和拾音器及新型机械打字机。这个录音用打字机,靠变压器工作,为保持一定速度,备有调整用的装置,还有微缩胶卷。录音装置所需电池和微缩胶卷连接起来可用一百米的电缆线。
    携带这样复杂的机器出发,不可避免地产生不安的感觉。沿途险恶,暴风沙雨,气候寒冷,困难重重,这些未能动摇哈斯冷图的决心,一切故障也都没能使他灰心。携带这些录音器械,转游各地,终于录制了从来没有听到的124首蒙古民歌。这些录音成了他采集的第二号资料的核心部分。所有采集的民歌资料,我还是在瑞典、丹麦复录而弄到手的。
    1900年初,世界各国探险队竞相到蒙古和中央亚洲探险的事,前面已经谈过,哈斯冷图大规模采集民歌时期是1936年—1937年。从1921年起探险家罗依·查甫曼·昂杜利约用十年时间,五次组织了空前规模的探险活动,在内外蒙进行踏查。1922年,发现了恐龙化石,取得很大的成果。但是1930年,蒙古更新了入境许可证,他们终于撤离了。
    再者,黑第印的科学考察团于1933年停止了研究领域的实地踏查工作之后,大部分成员七零八落,都返回了祖国,探险成果的分类整理工作也毫无头绪。1936年—1937年向蒙古进发的只有哈斯冷图一个人了。
    1937年春,在东蒙②录下了一百多首民歌,在欧洲几家广播电台播放后,确实引起很大反响,蒙古民歌很有缘份地和欧州的音乐家们见面,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这样庞大的资料,(记谱)采集工作,使延夏玛依博士惊叹不已。
    与此同时,哈斯冷图再一次下决心,走访蒙古。所以,他四处奔走筹备资金,招募新队员。哈斯冷图新的计划方案强烈引起了国内的关注,丹麦政府与卡如斯别如库财团合作,拿出必要的资金,同时确保远征的成员。
    新的远征队,在形式上是丹麦国立地理协会组织,它所使用的录音装置是以前瑞典广播电台组配的东西加以改良而成。1938年向亚洲进发,直接工作,翌年(即1939年)日本昭和十四年九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们不得不停止工作,在这次远征中采集的资料编为第三号。这些资料经过反复检验之后,全部磁带底稿和草稿副本,就成为我的手头资料了。


    注释
    ①敦特葛根,即敦特活佛。
    ②东蒙:泛指原卓索图盟、昭乌达盟、哲里木盟及呼伦贝尔一带。

 

(本文来源:著/[日]服部龙太郎 汉译/毕力根达赉 蒙译/乌云格日勒 整理/包胜利 包玉文 校注/苏赫巴鲁 内蒙古少年儿童出版社1998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