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历史  > 编年历史

伪蒙疆政权的建立及其统治

发布日期:2015-03-24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960

伪蒙疆政权的建立及其统治

  一、伪蒙古军政府的成立与日伪进犯绥远
  德王逐步走上"投日"道路之后,首先与盘据多伦、进占察北的李守信伪军"合流",并在日本支持下,于1936年初,以蒙政会的名义下令成立察哈尔盟公署(正式由部改盟),任命卓特巴扎普为盟长。同年2月10日,在苏尼特右旗成立所谓蒙古军总司令部,宣布"改元易帜",即改用成吉思汗纪年(当年为成纪731年)和蓝地、右上角红、黄、白三色条的蒙古(军)旗,实际上等于在日本扶持下公开宣布 "独立"。德王(
德穆楚克栋鲁普)以成吉思汗第三十世孙和蒙古军总司令的名义宣誓就职,誓词中称:"誓愿能继承成吉思汗伟大精神,收复蒙古固有疆土,完成民族复兴大业。"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专程前来到会祝贺,李守信出任副总司令,并成立了日本顾问部(《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第16~24页)。
  由于蒙古军总司令部并无名正言顺的行政之权,德王又接受日本方面的建议准备建立蒙古军政府。为此,德王以蒙政会的名义召集各盟旗代表举行蒙古大会,并且为获得元老王公的支持,特意将会址选在锡盟老盟长索王所在的乌珠穆沁右旗。1936年4月下旬,在日本特务、顾问的直接参与下,蒙古大会在索王府大蒙古包举行。参加大会的除索王、德王、李守信之外,主要是锡盟和察哈尔左翼各旗的王公札萨克和总管,以及
吴鹤龄、补英达赉、金永昌等德王亲信和亲日骨干。会议通过了"蒙日合作"成立蒙古军政府的决议,并将化德县改为德化市(蒙古语作额尔德木索雅勒图浩特)作为军政府所在地。会议选举原蒙政会委员长、乌盟盟长云端旺楚克(云王)及蒙政会副委员长、锡盟盟长索特纳木拉布坦和伊盟盟长沙克都尔扎布为军政府正副主席,并以索王和未与会的云王、沙王的名义任命德王为总裁实掌军政府大权。总裁之下,补英达赉任办公厅主任,吴鹤龄任参议部部长,李守信任参谋部部长,王宗洛(特克希卜彦)、王揖唐(内地汉人)等分任军事、实业等各署署长。
  伪蒙古军政府在化德正式成立后,德王即着手招募新兵、扩充军队。经过几个月扩军之后,伪蒙古军共编成2个军9个师。第一军辖一至四师,主要由李守信旧部(汉族官兵)组成,李守信任军长,刘继广、尹宝山等分任师长。第二军辖五至八师和警卫师,主要由各盟旗原有和新招蒙古族士兵组成,军长由德王自兼,师长有乌云飞、穆克登宝、包悦卿等。全军均为骑兵,号称万人,军费、武器多由日本关东军供给(《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第25~32页)。
  在日本操纵指示下,德王、李守信、吴鹤龄等人还前往伪满新京,代表伪蒙古军政府与伪满签订了共同防共、军事同盟、经济提携和建立"外交"关系、互派常驻代表的"满蒙协定",并同意伪满中央银行在化德设立办事处,在军政府控制区发行和流通伪满货币(同上,第35~36页)。
  日本帝国主义通过德王、李守信控制了察哈尔大部地区之后,又企图利用伪蒙古军进占绥远,德王也很想在日本支持下占据整个内蒙古西部,实现其独立建(蒙古)国计划。这时,又有绥西河套著名地主豪绅王英来到张家口投靠日本,也拼凑起了数千人的"大汉义军"。1936年11月初,在日本特务、顾问田中隆吉策划下,德王以察境蒙政会委员长的名义向绥远傅作义发出最后通牒式电报,激烈抨击傅作义欺压蒙政会、破坏蒙古自治,以武力威胁要求将绥东察右四旗及各县归还察哈尔盟。傅作义复电反驳,蒋介石也专电指责德王,要求"即日停止军事冲突,听候中央处理"。
  11月中旬,王英的伪"大汉义军"在田中隆吉直接指挥下大举进攻绥东要地红格尔图,被当地守军和傅作义派出的援军击退。11月24日,傅作义调派第三十五军主力攻克伪蒙古军第七师驻守的百灵庙。12月初,田中隆吉又令王英残部反攻百灵庙,又遭惨败。从百灵庙一带败退下来的蒙汉伪军集结于四子王旗锡拉木伦庙之后,王英手下的两名师长率部反正,日本顾问及教官20余人被杀,伪蒙古军第七师几乎全军覆没(此即名震一时的傅作义部"绥远抗战")。
  进犯绥远战争失败,田中隆吉被撤。适值西安事变爆发,德王遂以察境蒙政会名义致电南京政府,在指责张(学良)杨(虎城)容共谋反的同时,也借机"呼吁"停止蒙绥之争。

  二、伪蒙疆政权的建立及其演变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傅作义率三十五军反攻察哈尔,一度进占商都、化德,德王和伪蒙古军政府人员仓惶逃往多伦等地。9月,傅作义率三十五军奉命南下山西作战。大批日军经多伦西进,陆续侵占张家口、大同,操纵汉奸分别成立了伪察南、晋北自治政府。德王、李守信指挥伪蒙古军配合日军进攻绥远,于10月14日和17日分别占领归绥、包头。
  在建立伪政权问题上,德王的"独立建国"计划被日本方面否决,并授意他成立察南、晋北那样的"自治政府"。经吴鹤龄提议的"折衷"性方案,德王同意取联合各盟实行自治之意成立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并获日本关东军批准。日本方面还指定德王任行政院长,李守信任蒙古军总司令。1937年10月28日,第二次蒙古大会在归绥召开。参加大会的除德王、李守信、吴鹤龄、补英达赉、乌古廷等人之外,还有锡盟副盟长林沁旺都特和各旗札萨克松津旺楚克等,察盟盟长卓特巴扎普和各旗总管达密凌苏龙等,乌盟副盟长巴宝多尔济和各旗札萨克沙拉布多尔济等及土默特旗代表亢仁(默尔根巴图尔)等。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到会"致贺",并指定云王(未到会)为自治政府主席,德王为副主席。政务院下设总务、财政、保安三部,陶克陶、吉尔嘎郎、王宗洛分任部长。吴鹤龄任参议会参议长,日本最高顾问是金井章二。
  1938年3月,云王病逝。7月,德王又主持召开第三次蒙古大会。会议推选德王继任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主席(仍兼政务院长),李守信继任副主席。政务院之下又增设民政、畜产二部,由王宗洛改任民政部长,雄诺敦都布接任保安部长,郭尔卓尔扎布任畜产部长。后来又增设交通、教育、司法等部,由于兰泽、金永昌、补英达赉分任部长。
  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下辖察哈尔(不含察南)、绥远二省日占区。德王将归绥县城恢复蒙古旧称,汉文写作厚和豪特,升格为市,作为政府驻地,包头也一并升格为市。又将原归化城土默特旗和察右四旗地域各旗县合并新设巴彦塔拉盟。各盟统一设立盟公署,正式建成一级地方行政建置。行政区域重新调整后,伪政权下辖锡林郭勒、察哈尔、伊克昭(实只占一小部分)、乌兰察布、巴彦塔拉五盟和包头、厚和豪特二市。锡盟盟长林沁旺都特、副盟长松津旺楚克,察盟盟长卓特巴扎普、副盟长特穆尔博罗特,伊盟盟长沙克都尔扎布(未投日、就任)、副盟长阿拉坦鄂其尔,乌盟盟长巴宝多尔济、副盟长潘第恭察布,巴盟盟长补英达赉、副盟长亢仁,厚和豪特市长贺秉温(汉族),包头市长刘继广(汉族)。 
  1937年11月,日本侵略者为便于对察、绥、晋北统一实行殖民统治,指使蒙、察南、晋北三个伪政权派代表签订协议,在张家口成立了蒙疆联合委员会。其职能为处理三政权有关"产业、金融、交通及其他重大事项",金井章二任代理总务委员长兼最高顾问,凌驾于三伪政权之上,控制了经济、交通等命脉。1939年4月,日本驻军又宣布德王为联合委员总务委员长。
  1939年9月,日本不顾德王的反对(不愿与汉族伪政权合流),将三伪政权正式合并为驻张家口的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德王任主席,察南、晋北伪首脑于品卿、夏恭任副主席。金井章二仍为最高顾问,参议长、蒙古军总司令仍为吴鹤龄、李守信。政务院长为卓特巴扎普(后由吴鹤龄继任),补英达赉、松津旺楚克等分任最高法院院长、民政部长等职。原察南、晋北辖区改为与盟平行的政厅。同时,仍沿用成吉思汗纪元,只是将政权旗帜改为红(赤)蓝黄白四色七条旗,红色居中象征日本,取"以日本为中心,大同协和汉、蒙、回各族"之意,进一步显露了伪政权的傀儡性质。
  1941年,应德王要求,伪政权又对内改称蒙古自治邦政府(蒙古语邦、国为同一词)。1942年,又增设了专管盟旗蒙古人事务的兴蒙委员会,由松津旺楚克任委员长(以上参阅《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第58~113页)。
  日本侵略军最初在张家口组成直属日本大本营的驻蒙兵团,1938年7月改为隶属华北方面军的驻蒙军(军级番号),下辖第26师团(司令部驻大同,所部分驻晋北、绥东各地)、独立混成第2旅团(司令部驻张家口)和骑兵集团(司令部驻包头,下辖一个骑兵旅团等部)。抗日战争后期,为适应全面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需要,骑兵集团曾改编为坦克第3师团并调出,26师团和在大同新编成的第118师团也先后调出,驻蒙军只下辖独立混成第2旅团(仍驻张家口)和分驻晋北、绥远地区的一个独立警备队(约相当于旅团)。 
  伪蒙疆政权成立后,伪蒙古军仍下辖9个师,司令部驻厚和豪特,参谋长乌古廷,各师分驻伪蒙辖境要地。厚和豪特还设有蒙古军官学校,校长先后有脑门达赖、乌云飞、仓都冷。伪蒙政府迁往张家口之后,蒙古军总司令部仍驻厚和豪特。1939年,第9师编制撤消。1940年,李守信旧部1至3师改编为地方性靖安警备队。1943年,第4至6师与五个盟保安队整编为5个地方性防卫师,又将第8师改称第9师。至此整个蒙古军只有7、9两个野战师,第7师师长达密凌苏龙,第9师师长先后为扎青扎布、乌勒吉敖喜尔(地下共产党人)。1945年初,为适应战争需要,日本又大举扩编蒙古军,将原1至3师改编的靖安警备队及察南警备队改编为4个正规骑兵师,将3个蒙旗保安队扩编为3个骑兵旅,使伪蒙古军扩大到下辖6个骑兵师、3个骑兵旅和5个防卫师(参阅《伪蒙古军史料》第三十八辑,内蒙古政协文史委,1990年)。

  三、殖民统治与经济掠夺
  德王为首的伪蒙疆政权一直处于日本统治者的严密控制和操纵之下。"建政"之初,最高顾问之下,政务院各部和伪蒙古军均设有日本顾问,各盟、市、旗、县均设有日本特务机关长。蒙疆联合委员会成立时,更由日本顾问直接担任最高长官总务委员长。1939年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成立后,有更多的日本人直接担任各部次长或职能机构主官,地方各盟、市、政厅也均有日籍次长或日本参与官。而蒙疆政权的所有重大决策,均须经日本驻蒙军司令官批准。军政机构之外,蒙疆各地还普遍设立警、宪、特组织,推行保甲连坐制度,对各族人民实行法西斯殖民统治。
  经济方面,蒙疆地区的金融、交通运输、邮电、资源开发和土畜产贸易等命脉,均由日资公司或日本人操纵控制的官办公司、机构垄断经营。随着战争的延长、扩大,军事开支增加,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加重搜刮沦陷区人民。在蒙疆地区强制推行种植和低价收购鸦片的政策,强令低价收购农牧产品并严禁贸易交换和输出,甚至严令禁止食用大米、白面,定量配给掺假、发霉的"杂合面"。在文化教育方面,则极力灌输亲日意识和奴化思想,并推行民族分化政策,蒙古族学校只准学习日文、蒙文,不准学习汉语文等等。
  为进一步收买和控制伪政权首脑,德王、李守信等人及伪蒙疆各种军政代表团曾受"邀"多次访问日本,受到日本天皇、内阁总理大臣等军政要人的接见和款待。1940年汪精卫在南京建立伪国民政府之后,日本又指使伪蒙疆政权与汪伪政权签订协议,蒙疆承认汪伪为继承"正统"的新中央政府,汪伪承认伪蒙为高度自治的地方政权。其后,汪精卫还曾到张家口访问"视察"(参阅《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第79~82、103~111页)。
  由于日本统治者的高压和严密控制,使一心想"复兴蒙古"、"独立建国"的德王等人经常心存不满,并与日方多次发生矛盾和争执。与此同时,国民党蒋介石也派出特工人员与德王、李守信等建立秘密联系,进行"策反",使德王一度萌生了秘密出走转而投靠蒋介石政府的念头。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傅作义部连续发动了反攻绥远和反击日军进攻的包头、绥西、五原三战役,给日伪统治以沉重打击。德王乘机"出走"的计划未能实现,国民党特工人员也被日本宪兵队捕获。德王、李守信为保身家性命,只好向日本驻蒙军部"坦白"。日本方面鉴于德王等人的傀儡身份和地位一时难以替代,仍有重要利用价值,即"从宽"未予深究、处理。而德王、李守信也不再敢对日本方面的意旨稍有违忤(《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第86~87、95~102页;内蒙古社科院历史所《蒙古族通史》,民族出版社,2001年发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