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历史  > 编年历史

抗战胜利后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的再度兴起

发布日期:2015-03-24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960

抗战胜利后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的再度兴起

  1945年8月,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对日宣战,中国国共两党军队也大举反攻,日本帝国主义被迫宣布投降。除国共两党争夺、拉锯的绥远地区之外,内蒙古大部分地区被苏联红军和苏蒙联军解放。摆脱了日本殖民统治之后,寻求民族解放,实现民族平等和自治,再度成为蒙古族人民的普遍愿望和要求。在这一历史背景之下,内蒙古各地出现了多起蒙古民族自治运动。其中,除了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之外,主要是由蒙古族各阶层自发组织发动的,其间起主导作用的多为地下革命者和青年进步力量,也包括一些旧上层和伪官吏。经过团结、争取和斗争,这些自治运动后来都统一、归并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实现民族区域自治为基本目标的民族解放运动当中。[附图:1945年,蒙古人民共和国出动8万人的骑兵部队和机械化部队配合苏联和中国军队反击在东北的日本侵略军。图为蒙古骑兵正在开赴察哈尔前线]

  一、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
  以成立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为主要标志的东蒙古自治运动,领导骨干主要是地下共产党人和革命者。1927年全国大革命失败后,奉共产国际直接委派和领导的特木尔巴根(苏共党员)、朋斯克(苏共党员)、乌勒吉敖喜尔(1927年改组后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执行委员)等先后回到内蒙古东部哲里木盟等地开展革命工作。"九一八事变"后,特木尔巴根、朋斯克陆续发展吸收哈丰阿、阿思根等数十名进步青年加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并奉共产国际指示分别打入各种伪组织,以"合法"身份积蓄力量、隐蔽斗争。1936年以后,特木尔巴根两次被捕获释后受到日伪严密监视,朋斯克赴蒙古人民共和国汇报、请示时被"误伤"长期监禁,乌勒吉敖喜尔奉调赴内蒙古西部工作。哈丰阿、阿思根等在与共产国际失去联系后,继续坚持秘密活动,在进步青年中发展组织、宣传革命(都固尔扎布等《"九一八"以后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东蒙古地区的革命活动片断》;博和等《博彦满都生平事略》,内蒙古大学图书馆编印,1999年)。
  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后,王爷庙地区的兴安军和兴安军官学校部分官兵在进步军官王海山、都固尔扎布、王海峰(白音布鲁格)等策动下发动反日起义。8月14日,起义官兵与哈丰阿、特木尔巴根及原伪兴安总省省长
博彦满都(20世纪20年代老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与哈丰阿等关系密切)等会合,成立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委员会,并于18日发表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8月21日,哈丰阿等在王爷庙召开会议,宣布成立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东蒙本部,通过了党纲和党章,推选哈丰阿、特木尔巴根、博彦满都、萨嘎拉扎布、阿思根等十三人为中央执行委员,都固尔扎布等四人为候补执行委员,哈丰阿任本部秘书长(都固尔扎布等《"九一八"以后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东蒙古地区的革命活动片断》)。
  《党纲》和《党章》中规定,本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在苏维埃联邦和蒙古人民共和国指导下,以解放内蒙古人民及建设民主政府为宗旨","境内各民族不分种族之区分一律平等待遇","团结蒙古各界人士,联合中国共产党、蒙古人民革命党、国际共产党及各民主势力","为在内蒙古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而奋斗,以之编入独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共为自由、和平、富强的新兴国家奠基"(内蒙古自治区档案馆档案,6-1-10)。
  同年10月,哈丰阿、特木尔巴根、博彦满都等组成代表团前往乌兰巴托,寻求蒙古的支持、帮助并实现"内外蒙合并"。蒙古领导人乔巴山在接见哈丰阿等人时明确表示,内蒙古问题是中国的内部问题,应当向中国共产党寻求领导和帮助,拒绝了"内外蒙合并"的要求。
  与此同时,应邀参加东北解放区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内人党哲盟地区领导人乌力图、李鸿范等,也接受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的意见和建议,在大会发言中表示愿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和领导下实现民族解放(李鸿范《回忆我在哲盟的工作经历》,《革命回忆录》第一辑,中共哲里木盟委党史办,1986年)。
  哈丰阿等回到王爷庙之后,即筹备建立民族自治政权。1946年1月16至19日,东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在王爷庙以南的葛根庙召开,各盟旗代表和各族各界人士400余人参加了大会。中共中央东北局、西满分局、东北解放区政府均致电祝贺,奉派到东蒙地区开辟工作的中共党员胡秉权还以延安代表名义在会上致词。会议宣布正式成立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选举博彦满都为政府主席,玛尼巴达拉为副主席,哈丰阿为秘书长。会后,又任命阿思根为内防部长、特木尔巴根为经济部长,乌力图为哲里木省省长,乌云达赉为兴安省省长,及其他各部部长和省(盟一级改称省)长。 
  同一时期,在内人党东蒙本部和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的领导下,在中共各地党政军组织的支持、帮助和指导下,内蒙古东部各地的发展内人党组织、组建民族革命武装和民族解放、民主建政等宣传发动和组织建设工作也逐步开展起来。
  民族革命武装称为东蒙古人民自治军,阿思根任司令员。由王爷庙起义官兵组成的民警总队整编为自治军骑兵第1师,莫德勒图任师长,都固尔扎布任参谋长兼政治部主任,下辖4个团1500余人。哲里木盟科左中旗一带组建了骑兵第2师,师长乌力图,参谋长白音布鲁格,政治部主任李鸿范,下辖由五个旗地方武装改编的5个团2000余人。昭乌达盟地区组建了骑兵第4师,和子章任师长,下辖6个团3000余人。此外,还有包启文领导组建的兴安支队和那钦双合尔领导组建的第6支队。1946年3月,又将扎兰屯地区(即原伪兴安东省,后改称纳文慕仁盟)的民族武装整编为自治军骑兵第5师,师长鄂嫩日图,政委朱子休(西满军区干部),下辖5个团2000余人。呼伦贝尔自治政权的保安总队也改称为自治军第6师,登登泰任司令员。
  1946年1月,在哲里木盟地区开辟工作的阿思根、乌力图等东蒙领导人,在郑家屯与中共西满军区司令员吕正操、政委李富春等举行会谈,就相互关系问题签订了协议(时称《吕阿协定》)。协议决定,东蒙自治军接受西满军区的领导和指挥,共同打击反动武装;西满军区向自治军派驻政工人员,并提供武器弹药和给养援助。根据《吕阿协定》,西满军区委派赵石等干部担任了自治军第2师政委及各团政委或副团长,第2师部队奉命配合东北民主联军参加了著名的四平保卫战。 
  1946年3月,西满军区委派张策为全权代表在王爷庙设立了办事处。4月初,成立中共东蒙工委(仍用西满军区办事处的公开名义),张策、胡秉权、胡昭衡等组成,张策任书记。张策还出任东蒙自治政府内防部政委,胡秉权出任自治军第1师政委(张策等《东蒙根据地的创建》,《内蒙古党史资料》第二辑,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9年)。

  二、呼伦贝尔民族地方自治政权
  1945年8月,苏军攻入呼伦贝尔地区之后,伪第十军管区司令官郭文林(达斡尔族)等打死所有日本军官,率部向苏军投诚。蒙(包括达斡尔族)汉地方士绅分别出面组成呼伦贝尔蒙旗行政公署和海拉尔市自治公署。10月1日,原伪兴安北省省长额尔钦巴图与蒙旗行政公署负责人德春等人,在苏蒙驻军的支持下宣布成立呼伦贝尔自治省政府,额尔钦巴图任主席,善吉密图普任副主席,德春(达斡尔族)等各族人士任参事,哈达等分任政务、财政等处处长。期间,国民党黑龙江省党部曾派专员前来企图"接收",遭到额尔钦巴图等人的拒绝。其后,自治省政府组建了呼伦贝尔保安总队,有效地维持了地方安宁和秩序。1946年3月,自治省政府改称呼伦贝尔临时地方自治政府,并任命葆定等人为索伦等各旗旗长。
  1946年四五月间,苏军撤退,东北民主联军派铁路护路军司令郭维城和旅长王化一、政委苏林率部进驻海拉尔和铁路沿线,受到自治省政府的热烈欢迎。不久,苏林取代旧上层担任海拉尔市市长,又有高锦明等中共干部前来开辟地方工作。
  同年10月29日,东北解放区政委会正式批准呼伦贝尔"恢复自治",成立地方自治政府,任命额尔钦巴图为政府主席,功果尔扎布为副主席,德春、李栋朝(汉族)、郭文通(达斡尔族)为参事。12月下旬,额尔钦巴图、功果尔扎布等率答谢代表团前往哈尔滨,受到中共东北解放区党政军负责人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接待。期间,东北局负责人彭真还与额尔钦巴图签署了《呼伦贝尔地方自治原则会谈纪要》,并决定呼伦贝尔地方自治政府由西满军区(驻齐齐哈尔)管辖。呼伦贝尔民族地方自治政权正式成为东北解放区领导、管辖下的一级地方行政建置。

  三、苏尼特右旗“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
  早在20世纪30年代末,在伪蒙疆政权任职的部分蒙古族青年即酝酿成立以振兴民族文化为宗旨的社会团体,遭到日伪当局的拒绝和严令禁止。1944年8月,一些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在张家口秘密成立了以"民族自决"、"社会平等"、"世界和平"为基本纲领,走外蒙古革命道路的蒙古青年革命党,主要骨干为德力格尔朝克图、布仁赛音等。之后,其主要成员先后转移到苏尼特右旗德王府附近任职,并策划发动反日起义(德力格尔朝克图《我所了解的"蒙古青年革命党"》,《乌兰察布文史资料》第二辑,乌兰察布盟政协编印,1984年)。
  1945年8月,苏蒙联军入境后,蒙古青年革命党策动德王府蒙古军幼年学校官兵发动起义杀死日本军官。与此同时,率领伪蒙军第9、第7师官兵起义或投诚的乌勒吉敖喜尔和7师师长达密凌苏龙等人,及从张家口逃出的一批伪蒙疆政权高级官员也陆续集聚到苏尼特右旗一带。在苏蒙驻军的赞同、支持下,这几批人共同组成临时权力机构,并于9月9日召开内蒙古各盟旗代表会议,宣布成立 "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其主要领导成员(政府委员、各部正副部长)有蒙古青年革命党的德力格尔朝克图、布仁赛音、胡尔沁毕力格、乌力吉那仁,原伪蒙疆高级官员补英达赉、特克希卜彦(王宗洛)、吉尔嘎朗、穆克登宝及乌勒吉敖喜尔、达密凌苏龙等。补英达赉(原伪蒙最高法院院长)被推为政府主席,达密凌苏龙任副主席。
  在此前后,蒙古青年党和临时政府先后分别派代表团前往蒙古人民共和国和八路军晋察冀部队驻地张北,寻求获得承认和支持。蒙古领导人乔巴山明确表示不能承认内蒙古脱离中国独立,提出应在中国共产党帮助和领导下争取民族解放。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则委派
乌兰夫、奎璧、克力更等蒙古族领导干部前往苏尼特右旗。
  乌兰夫一行抵达德王府后,广泛接触各方面人士,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解决内蒙古民族问题的基本主张,团结、争取了大多数青年知识分子和部分上层人士。10月下旬,在苏尼特右旗的各方人士再次召开代表会议重新改选临时政府领导成员。结果乌兰夫当选为主席兼军事部长,奎璧任内政部长,克力更任经济部长;部分上层仍留任政府委员等职,更多的青年知识分子当选为各部门负责人。
  临时政府改组后,乌兰夫等即提出当地交通不便、物资供应困难,决定将政府机构迁往张北。同年11月初,临时政府机构、人员陆续迁至张家口,并且未再以临时政府名义开展活动(以上参阅德力格尔朝克图《我所了解的"蒙古青年革命党"》;乌力吉那仁《在内蒙古民族解放运动的洪流中》,《兴安革命史话》第二辑,兴安盟党史办,1988年)。
  来到张家口以后,部分原伪蒙疆中上层官员还联名发表声明,表示要洗雪前耻、悔过自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蒙古人民服务,为彻底实现蒙古民族的解放而奋斗。同时还谴责国民党当局优待德王、李守信等蒙古"叛徒"。在声明上署名的有松津旺楚克、吉尔嘎朗、穆克登宝、特克希卜彦、墨尔根巴图尔(亢仁)等15人(《前伪兴蒙委员长松津旺楚克等发表声明,决洗雪前耻为蒙古人民服务》,《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档案史料选编》,档案出版社,1989年;内蒙古社科院历史所《蒙古族通史》,民族出版社,2001年发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