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民俗  > 衣食住行

布里亚特服饰的文化象征

发布日期:2015-06-01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886

布里亚特服饰的文化象征
    布里亚特服饰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符号系统,这些符号的产生,其最原始的动机不是出于审美的需要,而是在其观念中秉承了信仰的成分,通过布里亚特蒙古人特有的文化心理和原始崇拜传承和表现出来。
   

    1、自然崇拜心理
    在布里亚特蒙古族服饰符号系统中,自然崇拜心理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草原是蒙古人繁衍生息的自然环境,布里亚特蒙古人热爱草原,期求与草原和谐共生。对自然景物的描摹,是其服饰符号系统中的组成部分之一。布里亚特蒙古人冬季穿的翘尖牛皮靴上的装饰色彩以红、绿、白为主。这些色彩在黑色靴面的衬托下,既跳跃又和谐。据笔者调查,红、绿、白三色组合代表彩虹,用真丝线手工编结而成。最富于变化的是靴后帮上面的花纹,这些纹样基本呈等腰三角形,大多为云纹、山纹、花草纹及抽象的几何纹样等,左右对称地分布在靴后帮的两侧。这些题材的获取完全来自他们生活的大草原,体现了他们对信仰的虔诚和自然界的事物向审美意象的转化。牧民在野外放牧,与蓝天白云相伴,头上的白云和脚下的花草均是他们的审美对象,表现在服饰上的这些纹样是他们对游牧生活的文化记忆。“这些符号有些是有意义的,有些是无指称意义的,但又不是纯粹的形式符号,是‘有意味的形式’。”由于时间和人们的观念等原因,这些反映自然崇拜的符号的象征意义和功利目的在渐渐淡化,逐渐演化为抽象的形式美。


    

     2、求吉心理人的实践活动在于追求自身需要的满足以及物质或精神满足等功利目的。“民间审美意识与整个民间文化观念长期保存着一种交织重叠、浑然一体的关系。因此,民间审美意识的各个方面——审美观念、审美意识、审美标准、审美情感、审美趣味和审美理想等等——都由于这种关系,而与民间大文化背景下的功利价值标准、功利态度和追求相关联。
     布里亚特蒙古族的审美意识中同样浸透着功利意识,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们渴望和平、健康、人畜兴旺,厌恶疾病、瘟疫、灾害等,这种心理在布里亚特蒙古族传统服饰中有所表现,体现了生命主体对和平生存环境的向往心愿。男袍前襟上有对比强烈的红、黑、蓝三色组成的“恩格勒”造型,人们在红色锦条里缝进三条公骆驼鬃毛作为心脉,象征一切邪恶远离身边。在布里亚特蒙古人的传统审美观念中,每一种色彩都具有被人们公认的价值,并有特定的情感意义:红色代表火;黑色代表大地;蓝色代表蓝天。“青色(蓝色)是天空的颜色,它象征永恒、坚贞和忠诚,被认为是蒙古族的代表颜色;红色是愉快的颜色,它象征着幸福、胜利和亲热,红色代表着太阳,给大地带来温暖。”
     它们均被注入了一定的吉祥寓意。另外,在袖口等处有时用佛教符号的彩条镶边,这同样是他们追求幸福和谐的吉祥符号。布里亚特蒙古人以服饰的款式和色彩为依托物,将他们对生活的美好愿望寄予在约定俗成的吉祥符号里,这些美好的象征蕴含和意义让服饰变得更加美丽。
     

    综上所述,服饰为自然环境中生活的人们增加了一层文化的护佑,除了具体的实用功能外,还有规范性、象征性、审美性等社会功能,是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综合体。布里亚特蒙古族传统服饰以其内在和外显的象征寓意展示了其作为性别、年龄、婚否、社会地位等符号的文化意义,这些符号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一个符号系统,它的生成、积淀、延续与布里亚特蒙古人文化生活的各种形式,如宗教信仰、历史发展、艺术思维、技术水平等的发展息息相关。布里亚特蒙古人一直坚守着、传承着游牧文化,他们的服饰是草原上游牧民族适应自然、认知自然的结果,是物质美和精神美的完美结合,这样一种美的伟大成果是与生活紧密相关的,令世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