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人物  > 神话篇

古老历史的回音——蒙古族神话传说

发布日期:2015-10-15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2043

蒙古族神话传说产生于蒙古族早期社会,是蒙古族人民口头传承的文学结晶,表现了蒙古族在童年时期对生活的渴望,对生存条件的需求,对包括自身在内的自然现象和客观世界的认识和解释。蒙古族的神话传说没有留下专门的文献,但从蒙古族历史文献记载中,从萨满教的古老传说以及丰富的民间口头传说中仍然可以探索到它的发展规律和深厚的艺术魅力。

蒙古先民在形成过程中,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解释自己氏族的来源,这就产生了图腾崇拜神话。由于各部落、氏族地域环境及社会生活的不同,所崇拜的对象各式各样,有狼、鹿、熊、鹰、天鹅、树木等,因此图腾神话的内容丰富多彩。在《蒙古秘史》中记录了从远古流传下来的狼、鹿图腾崇拜神话:“成吉思汗的祖先是受天命而生的孛儿帖赤那(苍色狼)和妻子豁埃马阑勒(白色鹿)一同渡过腾汲思海来到斡难河源头的不儿罕山前住下,生子名巴塔赤罕。”说明了有着姻亲关系的狼图腾氏族和鹿图腾氏族从远古时期就相互依靠,相互融合,共同发展的历史。在布里亚特蒙古人当中,还有熊图腾崇拜神话传说、忙牛崇拜神话传说、天鹅崇拜神话传说、鹰图腾崇拜神话传说。在卫拉特部落的一支绰罗斯人和卡尔梅克蒙古人当中都有树木图腾崇拜神话。这些神话传说均解释了自己的氏族来源和自己的图腾祖先。

如果说蒙古族图腾崇拜神话是蒙古民族萌芽期幻想的产物的话,那么族源神话传说就是讲述本氏族历史、始祖神的来历、社会组织的起源以及谱系等内容的神话传说,也是祖先崇拜观念的反映,带有很深的历史真实性痕迹。蒙古族祖先传说除了口头流传外,在《蒙古秘史》和《史集》等文献中记载得较为详细。《蒙古秘史》开篇就记载了乞颜部的始祖孛儿帖赤那和豁埃马阑勒的结合,到十一世祖的阿阑豁阿感光而孕,向人们叙述了蒙古部是承受天命而生,或者是“日月神”的后裔。阿阑豁阿“五箭训子”的故事,则表现了在社会日益分化,战乱频繁的变革时期,维系氏族团结,抑制内讧分裂的重要性和客观要求。《史集》中的传说“化铁熔山”的故事,一方面讲述了蒙古族祖先披荆斩棘,艰苦奋斗,为争取生存而进行的斗争,终于以自己的劳动和智慧打通前往幸福生活的道路,开辟出广阔的生活空间;另一方面表现了历史上突厥兴起后征服和控制蒙古各部,对蒙古部落残酷统治和镇压这一历史真实的回忆。杜尔伯特部落的祖先神话《天女之惠》,讲述了一个年轻的猎人在湖边发现一群天女在湖中嬉戏,就用套马的皮挎索套住其中一个,向其求爱,经过短暂的欢娱后天女回到天上。天女怀孕后,又回到和猎人相遇的地方生下孩子,放在自编的摇篮中,派小鸟守护,然后回到天上。杜尔伯特部落这时正好需要一个酋长,经过先知的指引,找到挂在树上的孩子。孩子长大后,成为他们的酋长,创立伟业,并成为绰罗斯家族的祖先。这一则神话通过优美动人的语言,想象丰富的故事情节描述了杜尔伯特部落酋长祖先的来历,希望天赐英明的首领来领导部落,组织生产生活,保卫部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关于天地形成的开辟神话或创世神话,在各个民族当中都存在。蒙古族先民们在探索大自然奥秘时,围绕着天地起源创作了许多神奇瑰丽又富于特色的神话传说,反映出古代蒙古人对天地形成的认识与解释。新疆卫拉特蒙古人当中流传的《麦德儿娘娘开天辟地》和布里亚特民间流传的《冰天大战》等都属于这一类神话。他们在叙述天地形成,解释自然现象时,有着强烈的游牧民族色彩,如特意着力表现马的神奇功能,按照游牧生活对天象进行解释,表现出原始萨满教的天神观念和游牧民族对天象的依赖。艺术表现手法雄浑诡秘,博大壮观。

古代蒙古人还以自己特有的幻想形式对日月星辰、宇宙蛮荒、春夏秋冬、酷暑严寒以及动植物来源进行了种种解释,这类解释性神话传说丰富多彩,广泛庞杂,是蒙古族神话的一个大类。自然界的变化,对于游牧民族生活生存尤为重要,他们希望了解自然并战胜自然,于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幻想与观察创造出许多有关自然现象的神话。有一则神话说道:成千上万的人赶着牲畜向西方大迁徙,一部分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天上,他们踩出的路,便是银河。这一则神话一方面讲述了远古时期,有一部分游牧人向西方迁徙,后来杳无音信的真实事件;另一方面用幻化的语言、丰富的想象,解释了银河的来源。对于春夏秋冬轮换自然现象的发生也用神话进行解释。如:传说远古有一位司寒老人和司暑老人比试威力,结果就使一年分出寒暑各半,有了季节轮换。这类神话还有很多。

蒙古人生存、生活仰赖狩猎,仰赖牲畜,希望牲畜繁殖和得到保护。在早期信仰萨满教时期,所供奉的神祗除了家神外,便是牲畜保护神。他们将牲畜保护神称为“吉雅其”、“保牧乐”。有关“吉雅其”、“保牧乐”的神话传说流传很广,变体也很多,是蒙古族神话传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吉雅其”原本就是一个勤劳善良、技艺高超的牧马人,死后仍然眷恋生前的劳动生活,挂念着马群,每天还赶着马群放牧,直到他的画像能看得见马群,灵魂才得到安息。这是对现实中勤劳牧人的赞美,他们得到了牧人的爱戴,便擢升为神。关于“保牧乐”的神话传说更为丰富:或是一个机智勇敢的牧羊老人保日勒岱和天神斗智斗勇,最后变成牲畜保护神“保牧乐”;或是“保牧乐”本身就是天神之子或天神化身,他的职责就是保护牲畜,使牲畜繁衍。“吉雅其”和“保牧乐”是萨满教供奉的最主要和最古老的神祗。

蒙古族神话传说是蒙古族民间文学中最古老的形式之一,是蒙古族先民自然观和社会观的表现,对后世蒙古人世界观、思维方式、民族共同心理的形成起到了启蒙和奠基作用。蒙古族神话传说还是蒙古族文学艺术形成的土壤、文化传统的基石,也是蒙古族文学的源头。它的浪漫色彩和怪诞神奇孕育了后世的英雄史诗、民间故事等文学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