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民俗  > 祭祀/禁忌

树木图腾崇拜

发布日期:2015-11-09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3263

关于蒙古人的树木崇拜,无论神话传说还是蒙古英雄史诗中所残留的树木崇拜观念在植物崇拜中却具有相当广泛的代表性。北方各民族的狩猎民自古栖居山林,蒙古族也是以山林做摇篮,之后向草原推进。蒙古族对树木的崇拜非常古老,比如西蒙古四卫拉特之一的绰罗斯部就有他们祖先出于树木的图腾神话。如巴图尔.乌巴什.图门所著《四卫拉特史》,加班.谢日布撰写的同名书以及嘎拉登写的《宝贝念珠》等书就记载了这一神话传说。1982年,宝音贺希格所编的《蒙古历史传说》中的《绰罗斯准噶尔的起源》便是这一传说的出版面世。主要内容是:传说古时候有两户名叫阿密内和图门内的人家,住在深山老林里生息繁衍。他们的子孙中有一个狩猎能手。一天,这个猎手在森林里发现一棵大树,树中间有瘤,瘤洞里(空心)躺着一个婴儿。树瘤上端有一形如漏管的枝叉,其尖端正好插在婴儿口中,树的液汁顺着漏管经婴儿口进入内,成为他的食品。树上有一鸱鸮精心守护。猎人便把婴儿抱回抚养,称婴儿为“树婴为母,鸱鸮为父的天神(腾格里)的外甥。”婴儿成人后被推为首领,其子孙便繁衍成为绰罗斯部族。“绰罗斯”是漏管树叉哺育之意。又有将抱养婴儿的人及其后代成为“准噶尔”部等说法。
阿尔泰语系各民族中流传树木的神话故事比较广泛。从蒙古各部来看,卡尔梅克蒙古人中的绰罗斯部族也认为他们的祖先是个“以玲珑树做父亲,以猫头鹰做母亲的;柳树宝(东(大力士)太师.......。”杜尔伯特部的谱系中还发现了“伊儿盖”(落叶松)的姓氏。 布里亚特所唱的“天鹅先祖,桦树神杆”颂词的后一词解释为天鹅母亲在桦树桩上被栓过,所以他们先祖的诞生和鸟、树都有关系。蒙古人对树木的崇拜和供祭,在《蒙古秘史》等典籍以及萨满的几祭仪中均有明显表现与记载。 如供独棵树、繁茂树、“萨满树”、桦树、落叶松等习俗的产生,从根源上说,无不与树木图腾观念有关。这一观念所由出的神化传说,在满——通古斯语族、突厥语族的民族中均有流传。史书还记载了维吾尔人的树生五儿的传说。《多桑蒙古史》中所记树“中有五室、有类帐幕,上悬银网,各网有一婴儿坐其中:,与嘎拉登所著,宝贝念珠》称婴儿为天女所升并挂在树上的描述极其相似。植物可算是最低级的自然实体。采集时代离不开各种植物来养育人类,生活在高山密林里的原始狩猎民离不开野兽飞禽,同时也离不开森林带来的恩泽。据称桦树液汁便是有益于人体成长的良好养料,北方桦树众多繁茂,树皮可制成各种用具。还有一年四季长青的苍松翠柏,它们巍然挺拔,在古人眼里最感神气。他们既认为受树木的恩典不浅,又觉树木神秘可亲可爱。表象、意识、情感交相混杂融合,幻想和现实不加区分,于是视树木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从而对敬重膜拜,这就是北方古代山林民族树木图腾观念产生由来。